玖璃

本人吃all信

突然想画小老虎,内容大概就是病娇凤白八肖老虎囚禁起来的事

emmm……这可能是我今年最后一次在老福特上发作品了,上次住院的时间太长,所以前些天几乎都在补功课;又准备要期考了,所以又得去复习,不然我就会永久断网……(初三狗的哀嚎)

神仙日常㈣


依旧私设成山

白白和信信前世的名字就是李太白和韩重言

(挖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)

(幼儿园文风,慎入!!)


“算了算了,姐弟相认是件开心的事,别愁眉苦脸的。”最先打破僵局的是王昭君,随后甄姬也道:“不聊那些不开心的,不过话说回来……”


甄姬的视线移到李白和韩信那里的时候,感觉自己弟弟哪里不对。仔细一看,他这身又露肩又露脚的衣裙是怎么回事。前面裙摆已到了绝对领域,后面的到是挺长的。这款式与自己和昭君的蛮像的。


韩信被甄姬盯得有点发毛。


“姐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言儿,你居然女装了……”听甄姬这么一说除了李白外,所有人的视线全往韩信那边看去,刚才他们怎么没发现。


也难怪,韩信不仅衣裙和饰品大多是纯白的,连那散下的长发也是银白的;再加上他皮肤本来就白皙,想注意到也有点困难。


“重言,之前让你穿女装你死活不肯,说就算死外边也不会穿女装……”周瑜突然想起了当年他和元歌一起坑韩信穿女装,但韩信誓死不从的事。


“咳,还不得乱臭狐狸和家里那两个专业坑儿子的爹……”韩信尴尬的假咳了一声,“那两个糟老头坏的很。”


“那我呢?”李白假装无辜的问道。还摆出一幅超可怜,这不关我的事的表情的表情。


“你……你不那么坏。”韩信虽然脸上表情不是特别明显,但内心则是草泥马奔腾和mmp循环。这家伙又犯规,但你不坏才有鬼。


王昭君×甄姬:他俩依旧恩爱呢。


诸葛明瑾×司马慕歌:世态炎凉,连这口糕点都有狗粮的味道。


“母亲!娘亲!”


远方又降下一个金黄的身影,停在了王昭君和甄姬面前,是位与她俩长得有点相像的少女。


“女儿,你怎么来了?”王昭君有点惊讶,她们不是让她等她们的吗。


“女儿?”李白仔细一看,的确和姐姐还有姐媳挺想的。


“忘了介绍了,这是我和阿宓的女儿王悦宓。”王昭君介绍道。


“悦宓,这就是你母亲我们找了许久的弟弟,你的叔叔和舅舅,同时也是夫妻。”


“叔叔、舅舅好。”


“有侄女了,长得蛮可爱呢。”


“那当然,这可是我和阿宓的女儿。”


正在他们聊得正欢的时候————


“爹爹,你去哪了?”


“是无双。”韩信听出了这是他宝贝女儿的声音。


“无双?”


“她是我和重言的女儿。”李白解释道,“年纪可能比悦宓要小一些。”


“多大了?”甄姬有点好奇。


“最近刚满一千。”


“悦宓也有一千五了,悦宓要看表妹吗?”


表妹?有点小期待。


“爹爹!”


韩无双一蹦一跳的往这边跑来,李青莲跟在后面。


“父亲,母亲。”


“这就是你女儿吗?好可爱,有点像小时候的重言呢。”看到韩无双这模样,甄姬不禁想起了他们姐弟俩小时候的事。


“后面那位是你们儿子吧?”


“嗯,儿子名青莲,随太白姓;女儿名无双,随我姓。”韩信看着儿子和女儿,眼里皆是满足之意。


“这两位是?”李青莲注意一旁的王昭君和甄姬。


“她们是你们的姑姑和小姨,同时也是对方的爱人。”


“在下李青莲,见过姑姑、小姨,这是舍妹韩无双。”李青莲礼貌问候道。


“悦宓,你看你表哥……”甄姬看向王悦宓的时候,发现她一直在盯着韩无双。


韩无双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,抬眼正好和王悦宓的视线对上,随即露出甜甜的笑。


王悦宓:糟了!是心动的感jio!


“太白,你要不要向我们一下你这些朋友。”


小剧场:


韩信:我们的字就是依照前世的名取的。


李白:为了更好的找到对方。


亮瑜×懿元×瑾歌:没我们啥事。


待续————


刘邦:要不……再来?
李白:你给我放开。
韩信:??(刚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)

先发个图应付一下,明天更文(私心邦信和白信)

神仙日常㈢

啊啊啊啊!!!!好不容易码好的字,居然全被小崽子删掉了!!害得我又得重新码一遍!!小兔崽子,Go away!
自闭了————
(愤怒使我变形)
私设成山
本来是想要仙君配真爱的,但由于剧情需要,真爱改成原皮。
(幼儿园文风,慎入)

不远处元歌正提着食盒往这边走来,后面还跟着司马懿和司马慕歌。

“师弟也来了。”诸葛亮看到元歌和司马懿也来了,随即搂紧了周瑜的腰。

“干什么?”周瑜有些疑惑。

“我们下去吧。”还没等周瑜反应过来,诸葛亮就搂着她的要从树干上跳下去。今天诸葛亮特别给周瑜准备了比较薄的衣服,衣摆也相对比较长,跳下去的时候,整个人像飞了起来似的,腰带也故意束紧。据某位仙君表示,这样搂起来很舒服。

而此时还坐在树干上的诸葛明瑾,露出了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,也跟着从树干上跳了下来。

刚刚着地的时候,周瑜某种意义上是有点吓蒙了。手中的酒坛差点洒了,到他平稳后狠狠地瞪了诸葛亮一眼。

诸葛亮看到周瑜这个样子,开玩笑道:“怎么?吓到了?”

“滚。”

周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拍开他放在自己腰上的咸猪手,把酒坛丢到他手里,拖着有点长的衣摆去接元歌。

诸葛亮不以为然,全当媳妇在撒娇。

另一边的李白和韩信——

“看来孔明对公瑾很好呢……”韩信看到他两的互动,冷不防道。

虽然韩信的语气很平淡,没有什么波澜起伏,但李白还是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。

李白尴尬的笑了笑。

趁韩信不注意的时候搂过他,让韩信面对着自己,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吻。

韩信被李白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慌张抬头的时候,视线正好对上李白的。

李白看到韩信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,觉得实在可爱极了。韩信可爱的表情成功引起了李白的兴趣,又在他嘴唇上烙下一吻。在尝到甜头之后,露出了满意的笑。

韩信觉得自己快要炸了,莫名其妙突然被吻了两下,再加上李白那勾魂的笑容。李白不知道他笑起来有多好看吗,我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太久没有见过他这样笑了,突然觉得很好看,哼,一定是这样的。

李白倒是不知道韩信心里面在想什么,只是早有兴趣的再端详他这张红都不行的脸,似乎红的要滴出血来了。

韩信隐约觉得被李白吻过的地方很烫,或者准确来说,他整张脸都很烫,可以把鸡蛋煎熟的那种。

“怎么啦?害羞了!”李白看着他这个样子的不住调戏道。

“才、才没有。”韩信好像是偷吃的猫咪被抓住了尾巴。

“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?”

“太、太热了。”韩信尽量想办法不和李白的视线对上,一本正经的说话。

李白看到他这傻样子,真的背都笑了。现在风也挺大的,她穿的又是女款的衣裙。又露大腿又露肩的,不感冒都不错了。

李白:每日撩媳妇[达成]

韩信:每日被撩[达成]

诸葛明瑾又一次露出了看透一切的表情,世态炎凉,连空气中都飘有狗粮的清香。

周瑜拖着衣摆跑来接元歌,元歌看到周瑜跑过来,同样也将手中的时候丢给司马懿,和周瑜抱在了一起。元歌今天穿的衣服颜色是他比较喜欢的蓝色,正好和周瑜的火红色成对比。

要说穿着,周瑜的相对比较飘逸,元歌的比较修身,他们两位的都相对比较正常。而韩信嘛……他的相对比较华丽,而且是那种又漏肩又漏大腿的存在,还踩着一双不知道有多高的高跟鞋。

韩信:mmp
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的确挺久的了。”

“我们去找重言吧。”

“走。”

司马懿看到自家媳妇儿和周瑜的亲密互动,也没说啥,能怎么办,这家媳妇儿当然宠着呀。

司马慕歌:我才刚到就吃到了两波狗粮……

诸葛亮和司马懿是真·损友,一言不合就拌嘴的那种。

当司马懿提着食盒来到诸葛亮面前的时候,两人的眼神刚好对上,都说损友比自己还了解自己,这话绝对是没错了。经过一番眼神交流, 他俩都表示媳妇儿在不想拌嘴。

气氛一度凝固。

诸葛明瑾和司马慕歌也懒得理他们两个老爹,好兄弟,一起走,远离这世间狗粮。

虽然诸葛亮和司马懿的关系不是很好,但是周瑜和元歌却是很好的gay蜜(?)。诸葛明瑾和司马慕歌也是竹马竹马,毕竟他俩都是吃狗粮长大的。

周瑜和元歌把韩信带走,李白也没什么反应,乖乖走到攻组那边去。

他们三个本来就是关系十分要好的好友,再加上好久不见,让他们聊聊也无妨。

韩信是白龙,而周瑜和元歌则是凤凰,毕竟都是大家族,所以他们从小就有来往。

受们在一边闲聊,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攻们的事。

“其实吧,仲达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会,但是在带孩子方面真的不行。”

“ 我家仙君也不是吗,有一次我回躺娘家,把孩子留给诸葛亮带,没想到回来任时候,他把孩子吊在树上……”

“太白带孩子就算了吧,丢在一边儿就完事了。上次生完青莲之后胃口一直不是很好,他就说要亲自下厨,结果差点把厨房给烧了……”

正当他们聊的正起兴的时候,在一旁的攻们吃着元歌的糕点,陷入了沉思。

开始了眼神交流——

诸葛亮:我们要不要去阻止一下?

司马懿:我觉得有必要。

李白:再不去阻止的话, 我们的老底都要被扒光了。

三人难得达成共识。

诸葛亮:不过话说回来,师弟的手艺长进不少啊。

司马懿:那当然,也不看看是谁媳妇。

诸葛亮:得意什么,那也是我师弟。

李白:你们到底去不去阻止了?

正当攻们要去阻止的时候,他们上空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凤鸣。

周瑜×元歌:同族?

“终于找到你们两个了。”

他们上空的白凤突然幻化成人,搂着一个粉色的身影下落。

待她们落地,是两个姿色过人的绝世佳人。

白发女子搂着黑发女子的腰,黑发女子有些羞涩地拿扇子掩面。

他们正是李白和韩信前世的姐姐,王昭君还有甄姬。

李白前世为白凤,而韩信则是天帝之子,他的姐姐自然是天地最宠的公主,但自从因为某件事之后,那位公主就和天帝断绝了关系。

韩信和李白认出了她们两个。

“姐,好久不见。”他们俩人不约而同道。

王昭君和甄姬看到他们两人,心里其实是很感慨的,上去各自抱住了自己的弟弟。

“怎么样?这么久了,有没有想姐姐?”

“你们两个找起来真的好困难呢。”

李白和韩信都有些懵了。

“你们一直在找我们?”

她俩松开韩信和李白。

“嗯,从你们转世之后就开始找啦,但一直找不到。”

“这次我和昭君路过青丘上空的时候,感受到了你们的气息,就抱着试试的心态下来看看,没想到还真是你们。”

众人看着他们四人有说有笑的样子,顿时一脸问号。

众人:???????

“忘了介绍了,这是我前世的姐姐白凤公主王昭君,另一位是她的夫人, 天帝之女甄姬,同样也是重言的姐姐。”

众人似乎明白了。

“原来你们前世就认识了,并且保留了记忆。”

“没办法,就凭他们的实力无法抹消掉我们的记忆。”

“不愿忘却是想在转世之后找到对方吧。”

“嗯,毕竟当初没能在一起,现在要补回来。”

诸葛亮有点疑惑了。

“前世未能在一起?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
“也没什么。”王昭君突然打断,“就是出了点意外,让他们背负了并不属于他们的责任。”

“还有,我和阿宓已经不是公主了,我们早和那边断绝了来往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诸葛亮算是明白了,怪不得上次他看李白和韩信的线时,有一处打了一个结,似是断掉了重新接上。

“算了算了,姐弟重逢这么高兴的事,就不要再提当初的事了。”

李白和韩信知道王昭君是不想再让他们想起当初的事,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去想,毕竟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。

小剧场:

亮瑜×懿元×瑾歌:所以他们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?

白信×双冰:嘘,秘密。

待续————

神仙日常㈡

看文之前我先啰嗦一段
我现在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我的心情呢,刚出院手机都被没收,连我的电脑和手绘板也被抢走了,没收电子设备我还能理解,但我连画本都被抢走了???这是什么操作???今早才抢回来的手机。无奈中透露出一丝想打人的气息。
(幼儿园文风,慎入!!新手一枚)

几天后狐王之子李青莲的成人礼上——

李白让儿子李青莲去招呼客人,自己环顾四周,似乎是在找什么人,自家岳父岳母说过,他答应会来。

李青莲正在一个个招呼着前来的客人,前来搭讪的姑娘和又意无意想为他说亲的长辈络绎不绝。他随他父母长着一张俊俏的脸,清爽帅气的马尾,优雅礼貌的微笑惹得小姑娘脸红心跳。

路人甲:“这是谁家的夫人?”
路人乙:“长的真好啊。”
路人丙:“你们瞎了吗?这是青丘狐后啊。”
路人丁:“啊?不是说狐后回娘家不回来了吗……”
“……”

他们口中的狐后正是韩信,两千年前嫁给狐王,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矛盾又分了。

不过对于那些闲言碎语,韩信现在并不想理会。因为他现在特别想打人,非常想!自家那倒霉老爹居然怂恿女儿让自己穿女装,说必须穿女装才能去,如果不去又会失言,所以不得已穿上了那套女装。

这套女装的感觉被韩信完全穿出来了,平常都束着的银发被放下,两个龙角上都有挂饰,两眼都涂有红色眼影,红唇如火,韩信本来就长得近似女人,稍微化点淡妆,的确雌雄莫辩,她本身皮肤就挺白的,再加上那件白色的华服,在人眼中直接成了不染纤尘的仙子。

韩无双倒是蛮开心的,因为经常被父亲留在家里面不让出去,所以这种宴会很少参加,见的人也相对比较少。难得见到这么热闹的场面,拉着自家爹爹到处走。

不远处的李青莲看到了这个白色的身影,委婉的拒绝了长辈和姑娘们,朝韩信他们的方向走去。

韩信正在苦恼的时候,不经意间看见抹紫色的身影,吓得以为是李白赶紧转身跑。

“母亲!”

看到韩信似乎要离开,李青莲赶忙叫住他。知道不是李白才停下,转身便看到一个和李白长得极其相似的人,不过他的眼睛是红色的,也扎着高马尾。

“青莲……”

韩信认出了那是他的儿子,心中涌出莫名的感情。当年一离开就是一千年,没想到自家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,这么多年没能陪在他身边,心里也是有几分愧疚的。

两人对视不语,韩无双在一旁看着特别蒙。

韩无双os:发生了什么?

首先打破僵局的是李青莲。

“母亲,您终于肯回来了。”

“抱歉……”韩信垂下头不在看他。

李青莲注意到了韩信旁边的小姑娘,紫色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。李青莲叹了口气,蹲在韩无双的前面。

“无双,欢迎回来。”

“啊?大哥哥,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韩无双更蒙了。

韩无双os:等等!等等!发生了什么?我是谁?我在哪?这大哥哥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不行不行,整理一下思路。那大哥哥叫我爹爹做母亲,那也就是说他是我爹爹的儿子,还知道我的名字,我也是爹爹的女儿,她又比我年长,所以以此类推…………那他就是……嗯……我的哥哥!哦,懂了!

韩无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你是我哥哥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青莲起身看向韩信。

“母亲,需要我把父亲叫过来吗?”

韩信才回过神来。

“别,别叫。”

李青莲看了一眼韩信的身后,假装一脸无奈的摊手。

“晚了,父亲他自己找过来了。”

李青莲的一番话吓得韩信赶紧回头,正好和李白的视线对上。

“重言……”

又一次陷入了沉默。

李青莲很懂事的把韩无双抱走,韩无双看着自家爹爹和那个紫发的叔叔对视,似乎有点担心。

“那个,哥哥,爹爹不会被欺负吧?”韩无双有点担心的抓着李青莲的毛领。

李青莲拍拍她的后背,柔声安慰道:“放心,有父亲在呢,母亲他不会有事的,让他们两个叙叙旧吧,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韩无双的脑子又梗了。

反应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那个子画的叔叔就是自己一直要见的父亲。

“哦……”

虽然反应过来但还是一副傻傻的样子。

另一边——

李白想去拉韩信的手,但是被他拍开了。

“重言……”

“别碰我!”

看到韩信这幅样子,李白也是无可奈何,也不管韩信反不反对拉着他就往外面走。

“喂,放手!”韩信想挣脱开,但奈何李白的力气实在太大,怎样做都是无济于事。

“我们出去说。”李白拉着韩现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了。

路人甲:“他们吵架了?”
路人乙:“一千年前就吵到现在。”
路人丙:“能有什么办法,那是他们夫妻俩的事。”

韩信一直被李白拉到一棵桃树下才停下来,好不容易挣脱,揉了揉自己被抓疼的手臂,想上去就给李白一拳。

这是李白面对着他低下头。

“能不能不要回去了……”

“我凭什么听你的,我爱回去就回去,这是我的自由。”

李白突然伸手把韩信抱在怀里,投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我错了,行不行?别生气了。”

韩信被李白突如其来的一抱给吓倒了,随即反应过来,想要推开李白。

“哼!说,错哪儿了。”韩信不知道哪里涌上的一股傲娇劲儿。

“我错了,我不该凶你的,我也不该不理你,我真的知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听到李白恳切的语气,韩信也心软了几分。

“嗯……回去也行。”

“真的?!”

“不然还有假的?不过我有条件。”

李白现在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他的心情。

“行行行!什么要求我都答应!”

“那好。”韩信先推开李白。

“第一:不准凶我,第二:不准无视我,第三:一切都要听我的。”

“没问题!没问题!你终于肯回来了!”

“哼,事先声明,我是为了儿子和女儿才回来的……才不是因为你……”这股傲娇劲儿又犯了,韩信的脸上泛起红晕,嘟着嘴不去对上李白的视线。

过了一小会儿,韩信向李白偷瞄的时候,才发现他那一身黑衣,和自己这件好像是情侣款。

忽然一阵风过,桃花落下。

“哎呀呀,终于和解了。”声音是从桃树上方传来的,抬头一望,便能看见三个身影坐在树干上。

“仙君,别来无恙啊。”

诸葛亮装手中的扇子收起,一手拿着酒杯,一手搂着周瑜的腰。而他们的儿子——诸葛明瑾,则坐在一边当电灯泡,好歹也一千八了,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,只能整天被他爹娘秀一脸。

“别来无恙。”诸葛亮将手中的杯子丢给李白,李白稳稳接住,里面的酒一滴未撒。

“来,祝贺你们两个人和解。”

“多谢,你们怎么不进去?”

周瑜一边帮诸葛亮倒酒一边说道:“里面太吵了,我们比较喜欢安静。”

“师兄,你们也在啊。”

小剧场:

韩无双:哥哥,为什么父亲和爹爹会吵架?

李青莲:这个嘛……其实是这样的,父亲出去因为醉酒好多天没有归家,回来之后被母亲质问了,父亲脑子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(划掉),突然凶了母亲,而且还不去理他,导致母亲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了,所以气的回娘家。

韩无双:所以说到头来都是父亲作死,那哥哥你为什么没有跟爹爹一起回去?

李青莲:呐……那个时候我才一千多岁,在外面与吕叔叔的儿子切磋,回来的时候发现母亲已经回娘家了,那时候你才出生不久,所以他就带你一起回去了。

诸葛明瑾:我不想当电灯泡了,慕歌(懿元的儿子)你在哪?我眼睛疼。

(各位小天使能帮我想一下吕云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吗?要姓赵,拜托啦,不然我只能叫“赵铁柱”了)

待续————

神仙日常㈠

私设后羿和东皇太一是韩信他爹,妲己是李白观在的妹妹,昭君是李白前世的姐姐,甄姬是韩信前世的姐姐(没错,双冰是因为白信才在一起的)
崽子们两千岁才算成年,大概就是一百岁等于一岁的样子。(能接受?)(幼儿园文风,慎入!!新手一枚)

OK?→ → →

正篇:
韩无双一睑无奈的看着正在面对墙壁赌气的爹爹韩信,想去劝但又不知道怎么劝,毕竟这些都是家常便饭了。

她韩信爹爹赌气的原因韩无双也很蒙圈,好像是因为她的外祖父(母)东皇太一又对爹爹说了什么。有时候东皇太一来找韩信,韩信总是要别扭上一段时间。

韩信一言不合就面对墙壁赌气,韩无双不知道原因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劝。他当初去问外祖父的时候,他的外祖父总是摇摇头无奈道:“真是你爹爹和你父亲的事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韩信从未与她说过自己父亲的事,导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韩信就是自己的母亲。她曾经问过韩信自己的父亲是谁,但韩信都有意避开这些话题。她去询问她的祖父也是无果。

相当她在苦恼的时候,韩信似乎想起了什么。转头看了看她,眼神中的情绪有点复杂,似乎在纠结些什么。 过了一会儿韩信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无双……”

“啊?!什么事?”正在苦恼的韩无双听到韩信先开口也是吓了一跳,还以为他又要赌气上一段时候。韩信视线向别处望去,开口道:“你想见你父亲吗?”

“……”韩无双先是一愣,随即转为惊喜。
“想!但是……爹爹你为什么突然……”

韩信挥挥手,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父亲是谁吗?你就去与你的外祖父说我答应了”语气中略显无奈。

“好。”看着韩无双蹦蹦跳跳去找东皇太一,韩信默默叹了口气。从怀中取出一块紫玉,是那人送他的,还专门做成小狐狸的形状。
“哼,混蛋,等着……”

另一边……

东皇太一手里拿着一份紫色的帖子,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在椅子上。这时韩无双从外边冲进来,直接扑到东皇太一的尾巴上。

“哎哟,小祖宗你怎么了?”东皇太一手中的帖子差点掉了。

“爹爹说要带我去见父亲了,还有,他让我转告您‘他答应了’。”

“嗯?真的?!你爹爹是这么说的?!”东皇太一也被这消息惊喜到了。

“嗯。”

东皇太一露出一幅老父母欣慰的表情,“这小子终于开窍了。”

“不过,爹爹到底答应什么?”

“无双,你这样压着你外祖父的尾巴可不行。”正当韩无双询问的时候,后羿何时出现,手上还端着两个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的木盒子。

“啊?!外祖父无双失礼了!”韩无双赶紧起来站好。

“无妨,不过,羿你手上的是?”

“两件衣物,无双拿着。”后羿将木盒子递给韩无双,“一件是你的,另一件是你爹爹的,麻烦给你爹爹送去。”

韩无双接过木盒子有点疑惑,“为什么突然……”

“这衣服是几天后宴会的,只有去宴会才能见到你父亲。”东皇太一将紫帖也放在木盒子上,“还有,将这帖子也送与你爹爹。”

“宴会?”

“嗯,青丘的,你爹爹已经答应去了,几天后你随他去就行。”

“好的,那我走啦。”

望着韩无双离开的身影,东皇太一端起茶杯感慨道:“李白那小子送了这么多次,求了这么多次咱那傻儿子终于动摇了。”

后羿把东皇太一抱起,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,手环在东皇太一的腰上。“希望信儿能喜欢那套衣服。”

东皇太一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你该不会给他送了那套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懂,还有一套记得拿去给李白。”

“已经命人送过去了。”

韩信在自己的宫殿中梳理自己凌乱的长发,不自然的打了个喷嚏。

“染风寒了吗?”

“爹爹!爹爹!”韩无双端着木盒子在宫殿外敲门。

韩信听声音知道是自己宝贝女儿在叫自己,放下手中的木梳。

“怎么了?”韩信开门看到韩无双将手中的木盒子递给自己,上面还有一张紫色的帖子。

“这是?”
“外祖父叫我拿来给您的,说是几天后宴会穿的衣物。”

“哦?好的,辛苦了,天色不早你也去休息吧。”韩信接过木盒,将韩无双打发回去了。

韩信将木盒放在桌上,拿起紫帖。李白亲自提笔写的邀请函,是狐王之子李青莲两千岁成年礼。

“啧,看在儿子和女儿的面子上,就去看看。”韩信看着手中的帖子发呆,脑海中不禁显现出李白的模样。

韩信反应过来的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脸,“才、才不是想他了。”想到李白他脸上隐约能看到一丝委屈和不悦。
.
“对了,父亲送了什么衣服?”韩信尽量现在不去想他。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是一件素白的华服,韩信一般都喜欢素白的配色,这件正合他心意。

当他拿起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。

“这……这是女装!”

韩信的表情现在是一幅想打人的样子。

“不愧是亲爹……”

小剧场:
韩信:说,你们蓄谋多久了?

东皇and后羿:傻孩子,说啥呢。

李白:奈斯!多谢岳父岳母!

韩信:(表面微笑,心里mmp)

待续————

一个并没有卡尔的殓摄
[我画画不好被关起来了]
卡尔:等着我,我去劫持庄园主

有事请假回来,顺便摸一下鱼
信妹:有种以后都别上我的床了!!
信妹老攻团:媳妇儿我们错了,下次还敢!

收假前最后的挣扎,下午就得走了

我快废了,明天就得去学校了(补课)